ag在线娱乐|官方
达素率20万大军1000艘战船穷剿郑成功!郑绝地反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作者:梅仁缘 在郑成功北伐南京的时候,顺治帝命令安南将军达素、固山额真索洪等人率领一万多八旗兵从北京南下支援,但郑成功败的太快,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达素他们才跑到

作者:梅仁缘

在郑成功北伐南京的时候,顺治帝命令安南将军达素、固山额真索洪等人率领一万多八旗兵从北京南下支援,但郑成功败的太快,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达素他们才跑到苏北,郑成功就已经败走海上了。救援的目标已经转危为安了,按理来说,打道回府,回家过团圆日子才是正理。但是,达素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人,如果他有文化,而且能未卜先知后世的诗词的话,他一定会把这句诗作为座右铭。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所以,发现南京之战已经打完了的达素,几乎没做任何停留,继续率队南下,兵锋直指郑成功的根据地—金门、厦门!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达素的选择没什么问题,郑家军在南京城下损兵折将,士气尽堕,临走时连崇明岛三千水手坚守的营寨都打不下来,可见已经多么外强中干,而清军这边新胜之师,士气正旺,不趁这个时间乘胜追击,把郑成功犁庭扫穴,简直没有天理了!

于是,达素马不停蹄,一边奏报清廷申请集结粤、闽、浙三省水师协同作战,一边亲领大军向福建压去。

清顺治十七年(庚子年,1660年)达素大军抵达福建,骄狂的清军在福建不可一世,"途中所过,各掠三十里居住人家,令供酒肉;役使主人,拆毁房屋"。每个满兵,竟"用夫至二、三十人;兼以修城,烧运砖瓦、砌石搬土"。郑成功觑准清军骄兵远至,必有疏漏,遣出一支奇兵远赴闽北,佯攻重镇罗源,牵制清军主力向厦门的进军。达素果然分兵来救,中了埋伏,先头部队被歼灭,正黄旗二等轻车都尉(从三品)永贵、正黄旗汉将郭汝龙被杀。

当然,这种程度的挫败对于达素来讲,就是挠挠痒。三月,安南将军达素主力抵达泉州,开始策划对郑成功大本营厦门岛作最后的总攻。此时,云集在泉州的满清主力大约20万(战兵,也就是所谓的披甲兵4万余),汇聚在漳州的粤闽浙三省水师船只1000余艘,在达素看来,如此规模的雄兵在手,对面的郑成功简直是手到擒来。

郑成功这边形式就不太妙了,大军铩羽而归,损兵折将,士气跌到船甲板,这要是一般的部队估计就散伙分行李回高老庄了。还好郑成功十余年的征战杀伐把心志磨练的钢铁一样坚硬,而郑家军从创建伊始就是确立了以郑成功为核心的领导团体,所以虽然惨败,但是郑成功的威望却没有太大损伤,在撤回的厦门的短短几个月内绝大部分的将领士兵,士气已经慢慢恢复回来了(说绝大部分是因为还有个别意志薄弱的,后面会提到)。但是实力的折损实实在在的,虽然水军筋骨未动,可是陆战精华损失殆尽,除了铁人军主力尚在,其余的百战精锐十不存一。如果有个一年两年舔舐伤口实力自然可以恢复,但现在清军已经打上门了,浓重的战争乌云就压在金厦二岛上。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牛人就是牛人,郑成功依然镇定自若,在清军主力云集泉州,近在咫尺的情况下,郑成功大摇大摆的在四月三十日对参加南京战役的将兵进行赏罚,"大敌在即,赏罚尤当严明",还严申赏罚条例,命兵科将条例一一抄写公布,务使上下牢记。另外,郑成功从分析清军不善于水战入手,到后退一步是家园、是妻子儿女,把保家卫国和郑军必胜的观念灌输给每一个官兵,使得绝大多数的郑军官兵在强敌来临时不是惊慌失措,而是摩拳擦掌、踊跃求战。

志骄意满的清军浑不在意对面郑军的士气,在他们看来战场上只要自己有绝对的实力就可以粉碎对岸无谓的斗志,骄横的达素否决了降将黄梧的缓攻计划(黄梧,原郑军海澄守将,因与清军交战失利,担心受处罚而投降。作为郑军曾经的高级将领,对郑军比较了解,他认为只要大军长期驻扎在厦门金门对面,就能让郑军无法远离根本去骚扰大清漫长的海岸线,这样仅仅依靠金厦弹丸之地的郑军拼消耗是稳输。),开玩笑,达素千里迢迢跑到福建是来抢功的,玩缓攻对峙,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而另一降将施琅(就是康熙王朝里浓墨重彩,被郑经信任小人之言逼反的忠心耿耿施琅大将军,在现实中他是在内讧中偷袭杀害郑军大将曾德后降清,郑成功才处死了他的家人)则建议速攻,采用两步走,首先用高官厚禄诱降郑军中如他和黄梧这样的意志薄弱者(如高崎守将陈鹏),第二步呢,一方面用运输船队载运陆战无敌的八旗精锐大兵强行登陆高崎(今厦门华侨大学附近),因为守将陈鹏已被收买,这样清军可以在无抵抗的状态下迅速登陆立足,并对厦门全境展开扫荡;另一方面用强势的三省联合水师与郑军水师决战(纸面上主战船只数清军三倍于郑军),这样陆海并进,文体两开花,岂不美哉!

在达素的支持下,顺治朝廷顺利通过了施琅的速攻计划。五月初十,清军兵分两路向厦门发起进攻,举世瞩目的厦门海战(又称庚子海战)打响。福建总督李率泰统领粤闽浙三省水师联合舰队,从漳州经海门,由西向东进逼厦门,寻求与郑军水师主力决战;另一路则由达素统领,乘小型快船从同安渡海,挺进高崎。

计划是挺丰满的,由于有熟知金厦水文情况的降将黄梧和施琅引路,李率泰的主力舰队利用退潮之际乘风顺水突破海门,直捣厦门港,如果郑军水师此时进行决战,就将面临着逆风逆水的困境;而另一路的达素也在叛将陈鹏配合下,顺利登陆高崎,一切看起来都是向着清军大获全胜的方向发展!

可惜,清军的计划与现实就好像某宝的买家秀和卖家秀然而,郑成功更胜一筹,他派出悍将陈尧策和周瑞率死士乘船堵住海门通往厦门港的航道(海峡航道狭窄,如果不清理敢死队,几百艘大型舰只组成的主力船队就无法通过),而这两位将领也不负延平王所托,用微弱的兵力(不到20艘战舰)整整阻击了清军主力舰队(400余艘大小战舰)长达三个时辰(6小时),最终全部壮烈牺牲(敢死阻击舰队无一生还)。英雄的鲜血没有白流,清军好不容易冲过了阻击线,却发现洋流已变,大海开始落潮,风向也转为了强劲的北风,郑军主力舰队全军出动,乘风破浪、顺风顺水、势不可挡,再加上这时奉命埋伏在金门的郑泰以及埋伏在鼓浪屿的黄元率部分别从两翼突入,面临三面包夹,而且又已经与敢死队激战了一整个上午的清军舰队陷入了全面的混乱,清军战舰争相逃命,郑军追击五十余里,摧毁或俘虏了主力舰队400余艘舰船中的300多艘,郑军全胜!

另一路在高崎登陆的达素部也面临了一个困境,虽然高崎守将陈鹏叛变投清,但是其手下的郑军官兵却在不肯附逆的左营千总陈蟒率领下,自发组织抵抗,闻讯赶来的殿兵镇陈璋也挥兵合击,空出手来的郑军水师吴豪部则包抄到清军运输舰队背后围攻。清军被瓮中捉鳖,死伤惨重。只有少量清军和渡船夺路逃回同安,登陆主力全军覆没。

轰轰烈烈的厦门庚子海战在一天内就分出了结果,结局就是清军惨败,浙江、福建两省水师被全歼(广东水师先是磨蹭着未按时抵达战场,见主力溃败后又主动逃脱,故此未受到打击),陆战精锐死伤枕藉(史料记载中录有名字的将官多达60余人),数年内再也无法凑起足够的水陆军事力量进剿郑成功。两年后,在黄梧的建议下,为了规避郑军的沿海登陆骚扰以及断绝郑军的沿海商贸补给网络,开始了时间跨度20余年,地域纵横从北方省份山东一直到南方省份广东的迁界禁海,海岸线三十里内被划为禁区,片板不得下海,即使在后来郑氏集团覆灭后,略作修改的禁海令依然作为满清的国策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被英国的大炮轰开闭关锁国的大清国门。

臭名昭着的禁海令

大胜的郑军,保住了厦门和金门两个立足点,郑成功在稍作歇息,消化完胜利果实后,将目光投向东方,那里有祖国的宝岛台湾;那里盘踞着一群来自万里之外的强盗;那里有数不尽的资源。驱逐荷兰殖民者,收复宝岛台湾的计划,摆在了郑成功的案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3-27 11:26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